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一个瓜客眼里的哲学与文学大战

2019-07-09

一个瓜客眼里的哲学与文学大战

  个瓜客眼里的哲学与文学大战  1、哲学高于文学?  一个愚蠢的问题,换来的往往是更多愚蠢的答案。   好在,作为一个职业瓜客,我们不关心答案。

我们是来捡乐子的。

。 。

。

  其实,提出愚蠢问题的高隐同学并不愚蠢,他甚至有点儿小聪明。   来看看他论述的线性指向:  哲学高于文学--哲学家高于文学家--哲学爱好者高于文学爱好者--以高隐为代表观天哲学爱好者高于红袖诸文学爱好者。   结果是,一头大象生下来一只跳蚤。

  还不止于此。   哲学的本意是爱智慧,不知不觉中被替换成,哲学本身就是智慧,哲学爱好者就是有智慧的人。

  又一个结果是,每一个林志玲的粉丝都成了林志玲的老公。   不得不说,此等小把戏还是迷惑了不少红袖“文青”。

这不,高隐一声吆喝“卖拐啦”,五十学易就瘸了。   2、瓜客也哲学  不管你们哲不哲学,反正我早就哲学了。   我曾经在“哲学盛宴”一文中提到过,哲学已经不再是人类思想领域中最重要的学科了,它早已被边缘化了。

如今的哲学只是一个小众学科。

记住,任何企图把哲学和智慧等同起来的人,不是知识老化,就是大忽悠。

  哲学的祖上曾经阔过,何以沦落至此呢?  本瓜客认为,有以下三个因素。

现代科学的发展、学科分化以及哲学届内部的反叛。

  重点说一下内部反叛。

  忘记了是谁说过这样一句名言:语言是思维的边界。   是啊,哲学再怎么牛,也离不开用语言思考和表达。   这里要提到一个叫索绪尔的牛人,他是结构主义的代表性人物,同时也是现代语言学的创始人。 其间和其后一大批哲学反骨仔们行动起来了,结构啊解构啊分析啊,大家一起上,七手八脚,把哲学这座千年大厦一夕之间拆得七零八落,其工作效率和力度一点儿也不输给举世闻名的中土拆迁队。

他们宣称,以往的所有哲学争论都不过是概念歧义造成的。

回归语言本身的解析才是正途。 维特根斯坦早年甚至宣称:我研究哲学的目的就是要告诉世人,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哲学。

  就这样,这帮吃自家的饭,砸自家的锅的反骨仔们让哲学此次一蹶不振了。 那以后吃哲学饭的人能做的只有两件事,补锅和另起炉灶。

这就是哲学的现状。   回到眼前,就像有红学就有业力非力,有业力就会有谁放屁的纠葛一样,红袖诸同学对高隐等哲学发烧友的存在,是不是应该有一个理性的态度呢?  3、提到了索绪尔,就顺便扯扯语言吧  索绪尔把语言文字分类为标音文字和表意文字(好像泰文有点儿另类,既标音又表意)。

本瓜客认为,文字是语言的一种高级形式,除了其在传播上的时空优势外,还在于它可以表达复杂的信息。 汉字作为一种表意文字,很容易让人“望文生义”因而一直不太重视对概念的定义,古代中国人更多讲究的是意会。

而拼音文字则不具备意会的功能,它的使用者不得不对概念做明确的定义,进而产生了语法和逻辑,并在此基础上产生了西方哲学。

再进而催生出了科学。 从这一方面出发,传统西方哲学认为中国没有哲学,本瓜客是同意的。

这其实没什么大不了,只需要敞开心胸,放开眼界,把这当作人类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产生的共属于全人类的思想和文明成果,就不会让汹涌的民族主义情绪淹没理性。

  如今科学发展的现实也已证明,中国传统文化不仅不落后于时代,甚至还可能契合于未来科学发展的趋势。 比如在芯片领域除了数字芯片,还有模拟芯片;AI和量子计算采用模糊算法等等。

  4、本瓜客觉得,高隐还是有情怀的,而且不乏真诚  高隐同学痛恨集权专制,希望用哲学去医治愚民,这个美好的愿望,在红袖恐怕难以实现吧。

  谈哲学只是隔靴挠痒,而且容易把自己的脑袋折腾出病,就像不主流同学担心的那样。

本瓜客觉得,不如推荐两本书给诸位同学,不怕累脑子的去读读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文学爱好者们可以去看看奥威尔的《1984》。 在现今的气候环境下,这两本书尤其值得一读。   5、瓜客点评  主要评评红袖阵营。

  这真是一场全民战争啊。

妇女儿童和老人一起上阵,人人奋勇,个个争先。   本瓜客粗略看了一下,妇救会会长凌雪挺身而出,儿童团团长九五查路条传情报,爱国青年学生孔布刷标语撒传单。

。

。

就连一直八风不动的鹤老先生也一屁过江,面红耳赤。 。

。 唉  还有,义和团的大师兄王八目往身上喷了一口神水,赤裸裸上阵,成功地把战争引入了下三路。 。

。   二师兄灭灯披发仗剑,口里喃喃自语,祭起了诛心大法。 。

。   6、文学文学啊  从明天起  做一个幸福的瓜客  喂马,劈材  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  关心哲学和西瓜  我有一所房子  面向论坛  春暖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