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简音习 竹马谋妻:弃女嫡妃宠入怀

2019-07-12

简音习 竹马谋妻:弃女嫡妃宠入怀

“焕廷在回京的路上遭遇埋伏,眼下正是下落不明,我得过去看看。 ”六皇子平叛凯旋,先行带着一队人马回京,谁知在路上却遭遇了伏击。 没多时候之后,琼儿便是将谢安澜的衣服给收拾好了。 见着琼儿拿着收拾好的行李走过来,欢颜伸手接过,一边将它递给谢安澜,一边开口嘱咐道:“路上小心。 ”谢安澜伸手接过行李,却故意避开了欢颜的手,欢颜微微垂眸,谢安澜则若无其事地道:“放心,我很快回来。

”东西都收拾妥当之后,谢安澜便准备要离开了,事情紧急,他已经来不及跟自己的父母说什么,不过相信他们也会赞成自己的,焕廷于他们二人而言也同第二个儿子无异。 眼见着谢安澜就要走出门口,欢颜快步上前跟上他,“安澜……”她唤了他一声,谢安澜止住脚步转过身来看向她。

欢颜走到谢安澜的跟前停下,伸出手来欲要握住他的手,可是被谢安澜再次给躲开了。

只见得谢安澜盯着欢颜,唇畔含着温柔的浅笑,“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放心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

”他知道欢颜是要看看自己会不会受伤,但是不管会不会,这都是天意,若是自己提前从欢颜这里得知,并且因此而避免了本应该受的伤的话,那自己的伤就会转化到欢颜的身上。

这是他绝对不愿看到的。 所以提前知道与否,对谢安澜而言并无任何意义,他也不想知道。

“好了,我走了。 不要担心。 ”谢安澜说完之后,便是转身要走。 但是就在这瞬间,却见欢颜向前一步,扑进了谢安澜的怀里。

谢安澜整个人不由僵住。

趁着这时机,欢颜踮起脚尖,手往上移,触到了谢安澜的脖子,然后从谢安澜的怀中离开,跟他稍稍拉开了些距离,眼睛迅速地在谢安澜的身上扫了一遍……谢安澜这时候方才反应过来,只得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你……”欢颜刚开口一个字,却见谢安澜伸手揽住她的腰肢,手臂用力,将她拉进了自己,然后低头吻了下去……及待二人分开,谢安澜低头盯着欢颜的眼睛,“什么也不要说,什么也不要做,你只要好好地等我回来就行。

”说罢,他稍顿了顿,“欢颜,你要知道,若是你受伤,我会比我自己受伤更难受,而若是这个受伤还是因为我,我就更难释怀,你明白吗?”欢颜略默然了片刻,旋即点了点头,“我知道。 ”谢安澜闻言微微勾起嘴角,在欢颜的额头上落下一吻之后,便是转身离开了。 看着谢安澜离开的背影,欢颜站在原地,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谢安澜离开之后,定安王和定安王妃方才知道这件事,正如谢安澜所预料的那样,他们并未反对自己的儿子前去寻找六皇子的下落。 只是担心还是难免的。 “父王,我有件事想跟您说……”吃晚饭的时候,欢颜突然这般开了口。

六皇子遭遇埋伏,下落不明的消息传到京城,皇帝立即派了人去查找六皇子的下落。 但于京城百姓而言,这并不算是什么大事,只是在茶余饭后偶然间谈及那么一两句。

毕竟皇帝的儿子不少,就算缺了这一个,也不会有多大的影响。

大家还是该怎样就怎样,莫说是他们这些老百姓了,你瞧瞧那定安王府的奕世子和世子妃不是还有闲情逸致去游湖、去赏红叶吗?这一日,栾静宜去到翰林院的时候,冉修辰已经到了。

栾静宜忙轻手轻脚地往自己的位置上去,而在路过冉修辰的桌子的时候,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罐子。 那不是碧蕊姑娘送给冉大人的茶叶吗?栾静宜盯着那罐茶叶不由停下了脚步,冉修辰突然抬头看她,不知道怎么地,栾静宜竟有些心虚地赶紧移开了目光。 冉修辰顺着她的视线看了一眼桌上放着的茶叶,方才开口道:“这茶叶不错,你可以沏来尝一尝。

”栾静宜忙道:“不用了。 ”冉修辰倒也没有再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之后,只见冉修辰站起身来,从旁边取了茶具过来,亲手开始煮茶。 栾静宜不由好奇地看了看,渐渐地茶香就飘满了整间屋子。

茶煮好之后,冉修辰倒了一杯放在栾静宜的面前,却什么都没说。

栾静宜也知情识趣地没有说什么推拒的话,端起来,对冉修辰道了谢,便浅尝了一口气。

怪不得冉大人这么喜欢,这茶的味道真的很不同寻常,回味之时,有一种特别的甜味儿。 只是喝着这茶,栾静宜难免想起了碧蕊姑娘嘱托她的那件事,心里莫名地有些不大舒服。 “听说这茶不怎么好找,碧蕊姑娘为了找到这茶,估计费了好一番功夫。 ”冉修辰只是神情淡淡地听着,未置一词。 栾静宜有些尴尬,但也只能硬着头皮道:“说起碧蕊姑娘,昨日我还见了她,她告诉我说,她赁下了一个宅子,后天就打算搬进去了。

她也没什么朋友,就想请我们两个过去吃顿乔迁宴,也算是庆祝一下。 ”说完之后,栾静宜观察了一下冉修辰的神情,见他一时并未开口,心中更加虚得慌,忙低头喝茶去了。 若是到这个时候,她还看不出碧蕊姑娘对冉大人是什么心思的话,那自己未免就太蠢了。 其实无论是送茶叶,还要乔迁宴,自己都只不过是个借口而已,碧蕊姑娘真正想见的人只有冉大人罢了。

“后天是吗?可以。

”冉修辰一口答应之后,栾静宜不由地抬头看他,似乎有些意外。

冉修辰见状,不解地问道:“怎么了吗?”“没什么,没什么。

”栾静宜连声道。

冉大人也知道碧蕊姑娘喜欢他的事情吧,他是不是也在用自己做借口跟碧蕊姑娘见面?栾静宜眉头微蹙,突然觉得这茶一点儿都不好喝了。 他们若是真的对彼此有意,那就大大方方地来往好了,干什么非拿自己做借口,让自己在中间帮他们传话。 难道自己做了他的手下,就连私事也要帮他做了吗?到了约定好的这天,栾静宜和冉修辰从翰林院出来之后,就直接去了碧蕊姑娘的新宅。

是在一个小胡同里的小宅子,虽然很小,但碧蕊姑娘毕竟是一个人住,也足够了。

“我是觉得总这样住客栈也不是个办法,所以就找了个宅子赁了下来,平时做个绣活儿什么的也更方便。 ”碧蕊一边给他们倒茶,一边解释道。 栾静宜点头,“挺好的,这宅子也雅静。 ”冉修辰只是喝茶,倒也没说什么。

“还请冉大人和程公子先稍等一下,还有几个菜没做好,我去一趟厨房,马上就回来。

”为了今天这顿饭,碧蕊姑娘这两日一直都在苦练厨艺。

“碧蕊姑娘请便。

”见冉修辰不说话,栾静宜含笑对碧蕊道。 碧蕊瞧了冉修辰一眼,这才转身去了厨房。

碧蕊姑娘这一走,气氛顿时也安静了下来,栾静宜觉得有些尴尬,忙找话来说,只见她四周瞧了瞧,“这宅子挺不错的。 ”“嗯。

”冉修辰只是淡淡应了一声。

栾静宜暗暗白了他一眼,算了,他这个人就这样,实在是聊不起来。 只见栾静宜起身走到院中,院中的梧桐树下正摆着一个藤椅,栾静宜坐了上去,舒服地靠在椅背上,太阳的余晖照在她身上,再加上徐徐的微风,她竟感觉有些困了,渐渐地迷糊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