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红袖两周岁,谈谈心~

2019-07-09

红袖两周岁,谈谈心~

  倏忽温风至,因循小暑来。 今天是二十四节气的小暑,暑气盛,宜静心。   当夜幕降临,热气在暗夜里喧腾,怎样度过小暑,又是怎样度过这个夏天,脉络既不十分模糊又不十分明晰,其实不过是一如既往。   在暑气中,红袖天涯迎来了两周岁生日,在满屏乱糟糟的抹布贴里零星点映着几个生日快乐的红丝绦,好像掉色的旧绸布心不在焉的甩着。   说起对红袖天涯的感情,刚好和河山扯淡时提到:玩过的地方总是会有点感情的,所谓熟能生各种情~感情这玩意儿要说起来可以蹬鼻子上脸的满眼噙着泪花但其实心底不以为然,这就是表演派的情,也可以内心波涛翻滚恨不能在心眼那么大的地方徒手来两个后空翻但偏偏眼底波澜不惊,这是实力派的情。   其实说白了两周岁的红袖天涯,我来这还没有两年,能有什么感情呢,不过现实生活之外走顺脚的地方。

偶尔想着谈情的时候,自己不过是个过客,对于红袖来说还是外人,谈情未免自作多情的矫情。   对这里的人和事,也颇有些微词,但不乐意去谈。 毕竟不管在哪儿,都更愿意搜肠刮肚的想着这里的好,因为我在这玩啊。 我乐意固执的认为我在哪里,哪里就是好的,如果不好就该离开了不是么~  那些找麻烦的人和我有矛盾的人,就像黄河无法独流入海,盖因密度不同。 所以更好的方式即使无限接近,也可永不相交。

各自安好,总有晴天~  那些亲近的人互相调侃倾述的人,是擦肩而过也能给予温暖的存在。 毕竟每天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自己唠过的叨,与别人而言毫无意义,谁乐意倾听和回应谁就是最可爱的人。   罗素说,能在浪费中获得乐趣,就不是浪费时间。 哲学家说话就该这样抓心挠肝,我明明在浪费时间,可是他能帮我找到借口,让我心甘情愿在这里消遣余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