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七百七十四章 情谊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2019-07-11

七百七十四章 情谊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申九现在很为难。 因为林延潮现在被削籍,削籍就是没有官身。

不说是有品秩的亲民官,就是不入流的杂职官,都没办法。

而且林延潮如此汲汲于仕途,也是令申九不解。 堂堂的翰林,居然去当亲民官,自甘下途。

身为浊流,除了一心一意捞钱,还有什么追求?但申九听林延潮说要事功,为老百姓做一番事后,却是有了改观。

尽管他认为居于庙堂之上,林延潮更能安天下苍生,任一方亲民官格局似小了点。

但申九还是为林延潮言辞所动,决定替他在申时行面前说一番。 说完话,一旁下人禀告说叶向高,翁正春他们求见。

林延潮忽然想起叶向高,翁正春都是青史留名的人物,至于陈应龙,林材也非池中之辈,不是那等来考场三日游的。

若他们金榜题名,庶吉士馆选,分配何处任官,或者落榜后想要留京读书,入太学,吏部侯缺都要有人帮忙。

若林延潮在京时,自不在话下,只是明日他就要离京了。

卢义诚虽升作大理寺评事,但他与叶向高他们不过泛泛之交,不会热心帮忙的。 所以林延潮想来想去唯有拜托申九了。 而且据林延潮所知申九能帮的忙,不止这么点。

林延潮对申九道:“申兄,我离京后,若有人说是我家乡同窗上门找恩师帮忙,还请申兄也替我照拂一二。 ”照拂二字林延潮微微加重了语气,申九知林延潮言下之意,他的同乡赴京赶考,自也有拜托他通关节的意思。 申九肃然道:“会试乃国家论才大典,其他的你与阁老都好说,但这个忙却不能帮。

”林延潮笑道:“申兄据我所知首辅的二公子,恩师的大公子,还有朱国祚,这一次都是应试举子……我也知恩师公正严明,副主考人选申兄总可相告吧。

”林延潮这话言下之意,会试之绝对公正,不通私情也只是说说而已。 笔者按,历史上万历十一年会试,申时行的长子申用懋,张四维的次子张甲征都不会在这一科金榜题名,朱国祚甚至中了状元(朱国祚从小养在申时行家里,与他几个儿子结伴读书)。 有时通关节,不是让自己挤下别人上榜,而是避免考中后,被别人踩下榜。

万历八年时要不是申时行强行搜落卷,林延潮早名落孙山了。 会试主考官,一般是内阁里,是没有任过主考官的人轮选。 现在三辅臣中,张四维是万历五年的主考官,申时行是万历八年的主考官,那么这万历十一年的主考官,无疑只能是余有丁了。

余有丁清正廉洁(怕当干系),这关节不好通,所以林延潮就想到了副主考。

申九知林延潮的意思,低声道:“副考官听说乃吏部左侍郎许国。

”会试副主考也是入阁的大热人选,许国眼下的资历,完全可能替补张四维入阁,成为三辅。 再往内阁里说,张四维背后站着是晋商。 那么许国的背后,站着可是徽商。

许国对林延潮而言自是相熟,可修书一封托他关照。

不久申九即是起身告辞了。

告辞前,申九取出一张票对林延潮道:“这是两千两白银汇票,京城大多晋商钱庄,宗海都可持此票汇成白银。

”林延潮见这银票吃了一惊。

申九则塞至林延潮手中道:“这是阁老心意,谋官起复的事,将来总有万一,此去闽地路远,宗海揣在身边也是个方便,万万不要推辞。 ”林延潮持票愣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申时行虽说帮自己谋起复,但若皇帝真不肯,申时行也没办法。 如历史上顾宪成得罪了皇帝下野后,吏部数次向天子推荐官员,都将顾宪成名字列在第一个,但皇帝就不用,这也没有办法。 那么申时行拿出这笔钱来,意思就是起复的事,我这边替你留意着,若不成,这笔钱就当还你人情了。

这两千两对申时行而言不少了。 申时行乃寒门出身,将来就算当了首辅,手里的筹码也是不能与张四维比的。

不过由此可知自己与申时行的关系,较林延潮与林烃,林诚义,终究还是逊了一筹。 申九见林延潮不说话,以为他心底有芥蒂,正要开口。 却见林延潮将汇票果断收下,纳入床榻旁的小匣子中道:“恩师到了这时,还将延潮放在心中,弟子都不知如何报答。

请申兄代我转告,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恩师一句话,延潮都会效犬马之劳。

”申九大喜道:“听延潮此话,阁老必会高兴。

也好,愚兄这就回去复命。 延潮你明日就要离京,今日需好生养病,不必相送了。

”申九站起身来,林延潮拉住申九的手,叮嘱道:“小弟不能远送申兄了,临别之时,小弟同乡这一次会试的事,还请申兄多帮我留意。

”申九叹道:“宗海真重情谊之人,申某没交错你这朋友。

此事包在我身上,到时让他们直接到申府找我就是。

”申九走后,陈济川入内道:“叶向高他们还在外间。 老爷明日一早还要赶路,你又在病重,不如不要见了”林延潮容色甚是疲倦道:“他们千里迢迢来京,又都是我的好友,怎能不见。 ”说完林延潮取出盒子里汇票对陈济川道:“这里是两千两,你趁着天还没黑,先给我去钱庄兑了。 ”陈济川见此笑着道:“两千两,这真是雪中送炭啊。 ”林延潮摇了摇头道:“不是自己用的,你兑钱后先取八百两给郭正域送去,告诉他好好养病,其余送至在刑部天牢的学生家中,要一一送到不可少了一个,务必要在我离京前办妥。 ”陈济川闻言一愕道:“老爷,这两千两银子都送了?”林延潮点点头道:“不错。

”见林延潮主意已定,陈济川也不再问了,将钱揣入怀中离去。 片刻后,叶向高,翁正春他们入内。

他们数人见林延潮抱恙,又被革职,都是为林延潮鸣不平,然后落了眼泪。 林延潮倒是不觉得,与他们互道这三年来的别来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