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第803章 教官之殇《符武通灵》极速阅读.By.寸舌著

2019-09-11

第803章 教官之殇《符武通灵》极速阅读.By.寸舌著

十几个红衣人齐齐出手,而金隆,则是同时面对包括红衣中年人在内的三个九阶巅峰强者。

面对一群九阶巅峰强者,韩媛等人根本不是对手,连逃都逃不出去,一个接着一个倒下,非死即伤。

开玩笑,九阶巅峰强者,一个就足以挑翻韩媛等一群人了,十几个一起上,韩媛他们哪儿还有活路?“玩够了?那就赶紧杀了,这里可是大公爵府,人多的是,还怕没人给你们玩吗?”红衣中年人一掌将金隆打得吐出倒飞了出去,皱了皱眉,冷喝了一声。 一群红衣人大笑着,纷纷应和,下手再不留情,竟是招招毙命。 不一会儿,周围就倒下了一大片,只有寥寥几人还在坚持着不断后退。

银牌教官铁瀚来了,同行的还有几个金牌教官,但也根本坚持不住,只能边打边退。

“不行,这些人太强了,连金隆大人都顶不住,我们继续拼命,根本无济于事了。

”韩媛脸色苍白,身上多处血迹,已经快坚持不住了。

“没办法,必须坚持,在大公爵府里面,我们还能跟他们拼命,一旦离开了大公爵府,我们连拼命的机会都没有了。 ”铁瀚微微吐了口气,低沉的声音提醒韩媛等所有人。

敌人是九阶巅峰强者,在大公爵府,他们熟悉地方,还可以借地势和各种建筑边打边退。 可一旦离开了大公爵府,换了其他不熟悉的地方,他们根本连抵抗的实力都没有,只能束手待毙。

韩媛沉默了,她知道铁瀚说的是事实,但其他人却不这么想,尤其是那三名金牌教官。 “哼,铁瀚,你少在那里危言耸听,你不过是银牌教官,刚刚突破到八阶修为,抵挡这些邪教叛逆当然很难。

可我们是八阶金牌教官,真要想走,我就不信他们还能拦得住?”其中一名金牌教官冷笑着反驳了一句。 他早就看不惯铁瀚的目中无人了,不过区区银牌教官,在他们几个金牌教官里面,居然还敢号施令,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修为和实力?“我只是提出自己的看法,到底要怎么做,大家自己决定。 ”铁瀚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沉声开口。 “哼,算你还有几分自知之明,敌人势大,我们留下来也没用,还不如各自先行逃走,等大公爵下达更进一步的命令时再过来。

”那名金牌教官冷冷瞥了一眼铁瀚,低声建议。 各自先行逃走?不少人都忍不住眼睛一亮。

敌人太强大了,九阶巅峰,还是十几个九阶巅峰,大家联手都挡不住,只能在这附近跟敌人兜圈子。 如果能跑,那当然最好了,至少还能保住性命。 “好,我同意!”“我也同意!”另外两个金牌教官对视了一眼,齐齐点头。

那些银牌教官见有三名金牌教官点头同意,他们顿时纷纷表示赞同。

铁瀚嘴角动了动,刚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

片刻后,数道身影纷纷从各个方向逃散,转眼间,这里就剩下铁瀚和韩媛等聊聊数人。

“你怎么不跟他们一起走?”铁瀚瞥了一眼韩媛,疑惑着问了一句。

“逃走?不,我可不傻,他们几个金牌教官逃出去,或许还有几分活下去的希望,但我一个刚刚突破的八阶,还是重伤的八阶,逃出去肯定就是一死。

”韩媛苦笑着摇了摇头。

不只是铁瀚,因为前几天的比武招婿大会,她虽然没有如愿得到贵族身份,但也得到了罗天大公的重赏,成功突破多年以来的瓶颈,一举突破到了八阶修为。

但刚刚突破的八阶,跟那些金牌教官多年沉淀的八阶相比,依然有不少差距。

更何况,她早已重伤,真要逃跑,独自一人,只会死得更快。 “我看你刚才还有话说,你想说什么?”韩媛疑惑着看了一眼同样是刚刚突破到八阶的铁瀚,好奇地问了一句。 “没什么,本来是想提醒他们,那些人不会轻易放我们离开。

”“不过,那位金牌大人说得对,我一个银牌教官,说得再多,也要有人相信才是,既然不信,我提醒了也没用。 ”“而且,我相信你应该知道,刚刚大家一起留下来,联手或许还有希望保住性命,但现在就我们几个,纵然联手,留下来恐怕也是死定了,早晚而已。

”铁瀚看了看剩下的几人,无奈叹了口气,提醒了一句。

“我知道,但就凭我们这点实力,不管是留下来还是选择逃跑,同样都有危险。 ”“反正都是死,还不如留下来,多休息一下,养精蓄锐,或许还有活命的可能。

”剩下几人脸色都变了变,反倒是韩媛无所谓地笑了笑。 突然,一道红色身影飞跃而过,众人呼吸一滞,脸色一片惨白。 “嘿嘿,原来这里还有几只小鱼。

”红色身影停了下来,似有所觉地回身一看,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兴奋的红光。

“逃!”铁瀚咬牙低喝了一声。 韩媛和那几人顿时会意,深吸了口气,闪电般从不同方向冲了出去。 面对九阶巅峰强者,他们几个七阶八阶根本没有抵抗之力,除了逃跑,根本别无选择。

然而,他们度快,那红衣人度更快。 几乎就是下一刻,红衣人陡然出手,一声闷响,其中一名银牌教官被逮了个正着,连反抗之力都没有,直接毙命。

听到那一声闷响,韩媛和铁瀚等人脸色微变,却半点都不敢停下,反而加快了脚步。 “嘿嘿,逃吧,看你们今天谁能逃出本座的手掌心?”红衣人咧嘴轻笑,毫不在意地再次出手。

然而,令韩媛和铁瀚等人再次胆寒的是,连一个呼吸的时间都没到,又是一声惨叫传来,而此时,他们不过才跑出去不到一里而已。

突然,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到你了!”韩媛脸色一白,只觉得浑身一冷,竟是僵硬地无法动弹。

这一瞬间,她的眼中充满了对死亡的恐惧和彷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