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听爷爷讲那过去的事情(共10篇)

2019-06-11

听爷爷讲那过去的事情(共10篇)

六年级叙事1200字以上摘要:爷爷他们这个排,说是新兵,也都入伍半年多了。

说是老兵,还没经过“紧急集合”的考验,算上个半新半老的兵吧。

大家正暗自庆幸,庆幸自己排没被“紧急集合”所“折磨”,每晚都可以笑着入梦……“新兵怕号,老兵怕哨”是连队流行的一个口头禅。 是说新兵最怕夜半三更的紧急集合的号声,他们容易惊慌失措,手忙脚乱。 老兵经过一天的劳累,正在香甜的梦镜里幻游的时候,猛听叫哨,懒洋洋的,就怕起来站哨。

紧急集合是战士们不止一次的经历课题。

一般选在最黑的夜晚,战士们睡得正熟的时候。

要求在3分钟之内,全副武装到达集合地点,排好队。 由连排长逐个检查衣扣、鞋带、背包、武器装备是否整齐,然后再进行个小型的军事演习。 最后由连长或指导员做个讲评。

爷爷他们这个排,说是新兵,也都入伍半年多了。

说是老兵,还没经过“紧急集合”的考验,算上个半新半老的兵吧。 大家正暗自庆幸,庆幸自己排没被“紧急集合”所“折磨”,每晚都可以笑着入梦。 月有阴晴圆缺,世事无绝对。

天有些阴沉沉的,月亮早不知躲到哪儿去了,星星也悄悄地藏了起来,显得格外的黑,真是伸手不见五指。 经过一天紧张教练的战士们,都进入了香甜的梦乡。

黑乎乎的宿舍里,有打呼噜声,有咬牙声,也有说梦话声。 凌晨1点,紧急集合的号声陡然响起,划破了沉寂的夜空。 节奏短促的号声,让人听起来,特别响亮,分外刺耳,又十分紧张而震惊。 正在酣睡的战士们一骨碌爬起来,马上进入了“一级战备”的紧急状态。 只听到“噗噗嗵嗵”脚踏铺板的起床声,沙沙的穿衣声,嘶嘶的打背包声,还有小声的说话声,那是用气流冲动嗓子的气流声,不发出音语言:“我的裤子哪里去了?”“我的袜子怎么不见了?”“哎,这是我的衣服,你怎么给我穿走了?”“谁拿我的背包带了?”发出繁杂的声音来,各自在看不到东西的黑暗里,像瞎子似的摸索找寻着自己的东西……好紧张哦,小杨这天没穿绒裤,套了几层单裤,也分不出哪是里层的裤腰了,蹬也蹬不进去,脱也脱不掉,最后果断地抽出一条单裤穿上了,好狼狈;小李抓起棉袄就往腿上穿,却怎么也穿不进去,小声骂了一句:“它妈的,这裤腿咋这么细呀!”;还有的小声喊:“你怎么坐到我头上了?”“哎哟,谁踩着我的腿了!”虽然不让说话,低声的话语,总是接连不断地伴随着他们紧急集合的整个过程穿插着,继续着。 战士们睡的都是通铺,一排平平的铺板上一个接一个地铺着他们的褥子和白色床单,大概也就超不过80厘米宽,这就是每个人的睡觉范围。

就是平时起床也是你碰我,我撞你的,更不用说是紧急集合了。 他们都紧张地进行着超速度的起床、打背包、携带武器一系列的程序。 那真是以毫秒来计算时间的,一点不敢迟疑。

爷爷虽然紧张,但他仍按自己的步骤有秩序地进行着,绾好的背包带就在枕头底下,把叠好的被子往上一放,把两个活鼻一拉,背上就下地穿鞋。

鞋带也是平时穿好的快速系带法,拉着两个活鼻就可以系上了。 再拿上枪支弹药,边跑边系子弹带,扣扣子。

他用了2分40秒,按时完成了任务。 第一个跑到集合地点的是机灵而又稳重的小张,以1分50秒的速度取得了第一名。

受到了连长、指导员的赞赏。

接着,连长又下达了命令:“上级命令我连运送支前装备,看红色信号弹出发,绿色信号返回。

行动要秘密,不准开大小灯,只允许开尾灯。 时速15——20公里,马上准备,现在解散!”大家急忙跑到各自的车上,发动了汽车,“隆隆”的引擎声响彻了夜空。 “嘭!”一颗闪亮的红色信号弹划破了阴沉沉的夜空,显得格外明亮,分外鲜艳夺目。 一排一班的第一辆车出发了,一辆接一辆地相继跟上去了。

一个个红色的尾灯连成一条红线缓缓爬行,像是一条长长的巨龙在夜幕中蜿蜒穿行。

每部车都按照前部车尾灯的指引,不快不慢地摸索前进。

大概走了40分钟,到达了“目的地”。

一颗绿色信号弹升空了,车队便原路返回,结束了这场紧张的“任务”。

人们常说:“时间就是生命,时间就是金钱”。

而在军队,在军事上“时间就是胜利”。

只有赢得了时间,才能使自己处于克敌制胜的有利时机和地域,掌握优势,赢得胜利。

在许多战斗片里,不都是这样吗?战斗在汶川地震抢险救灾的广大官兵,在抢救群众的整个过程中,体现了他们快速机敏。

他们争取了时间,赢得了时间,就能救出更多的生命。 所以,紧张快速、整齐划一是部队的最突出的特点,也是与地方工作的最大区别。

当他们回到宿舍,打开灯之后,大家都惊呆了。

“哇……”一只老鼠被他们踏得粉身碎骨,死在房屋当中。 哈哈,战士们的动作真快啊,比老鼠还迅速。 平时爱说笑的小李掂起老鼠尾巴歪着头笑着说:“看是你快,还是我们快?你平时那个机灵劲儿哪里去了!现在服气了吧?”“噌”地一下扔了老远,逗得大家大笑起来。

这时小张拽着小李吊在屁股后的衬衣袖子,说:“我也掂起你的尾巴来了!”大家一看,又是一阵开心的哄堂大笑。 小刘放好武器,一摸口袋,怎么有个硬硬的东西?掏出一看,是钱夹,再一展开,看到一张漂亮的女孩照片。

心想:“哦,我和小周穿错衣服了。 ”举起钱夹就喊:“大家看呀,小周的媳妇多漂亮!”“我看!”“我看!”大家你争我抢地传看着。

小周脸红得像个熟透了的大苹果喊着:“快给我!快还给我!”谁肯给他呢,在班里传遍了。 “好漂亮!”“小周好福气哦!”“你们还不睡觉!”啊,是连长在窗外的声音。 一派热闹非凡的场景戛然而止,像是电影里突然换了个镜头,立即变得鸦雀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