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重生之废后种田欢乐多

2019-07-13

重生之废后种田欢乐多

正文第70章设想破裂[更新时间]2019-06-2321:34:01[字数]2243吕地主被吓了一跳,才发觉自己冒犯了朝露,赶忙松开手,接连后退了两步,有些心虚的看着来势汹汹的李炎。

  朝露对上李炎锐利索眼神,悻悻然摸了摸鼻子,明明没什么,却被他看的心虚,这是什么道理。

  “我方才只是太激动了,所以有些冒犯。 ”吕贻贤窘迫万分,想要解释又觉得理亏。 虽然本朝男女大妨不像前朝,但是这样贸然抓着人家的手还是很冒犯的举动。

  朝露早就听苏三娘说过吕地主为人比较粗糙,想必刚才只是无意之举,她本也不打算计较,刚想说要他不要介意,就听到李炎冷冷的声音。

  “那就请吕地主注意你的情绪!”李炎双手环胸,半倚在门框上,目光不善的看着吕地主无处安放的手。

  他当然知道他只是情绪失控,他一直在外面听着呢。 毕竟他怎么可能放心让朝露小丫头和一个成年男子共处一室。   “是,是……”  朝露发现李炎的脾气真的是越来越大了,“你怎么和我爹一样,这又没什么……”  李炎朝她走去,目光盯着她那双手,手指根根细长匀称,他脑子里突然就冒出这样一句话来,指如削葱根。   这样一双手,就应该好好养护着。

  朝露看他眼神奇怪的盯着自己的手看,也抬起自己的手来,难道她的手有什么不对的吗?  这手还是由她精心养护过的,好不容易才恢复了一点白皙细腻,但还是远比不上她以前的时候。 其实这手没什么毛病,修长匀称,就是常年做活导致双手粗糙,爱美之心作祟,她怎么可能忍得了,便调了方子养着。

  所以应该没有什么不对啊!那为什么他一直盯着自己的手看。   朝露将手握在胸前,一脸警惕的看着他。   李炎的声音低哑,“如果是东家在此,他还能好好站着?”  朝露:……行,你说的都对。

      李炎瞧朝露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气不打一出来。   沉了几口气之后,对自己说了几遍他不是看不惯吕贻贤握着李朝露的手,他只是听不惯吕贻贤对沈后的死抱着欢欣雀跃,所以想找一个机会埋汰他一下,就是这样。

  一连几遍之后,他才平下了心中的郁气,提了一把椅子放在他俩的中间,就这么坐下了,“你们继续吧,别管我。

继续。 ”  两人面面相觑,估摸着把李炎赶出去的可能性,发现不可能之后,只能继续了。   朝露在身后的椅子上坐下,向吕贻贤点头,“那我们继续说吧!那个商业街。 ”她其实对这个还是挺感兴趣的。   吕贻贤退后两步,撞到身后的椅子后停下,顺势坐了下去,嘿嘿笑了两声,  “我以前只知守着家财,现在不一样了,如果我想去京城迎回宛娘,就必须把势做大……”  朝露好心的建议道:“不如你回去睡一觉?”  两年多的时间想要做到让官都巴结的商,这还是在梦里实现比较容易,毕竟梦里什么都有。

  吕贻贤抬头看了朝露一眼,“说句难听的,她那个继母就是个没脸没皮只认钱的。 我只是想聚得能满足她母兄的家财,到时候哪怕是倾家荡产我也不在意,只要能迎回她。

”吕贻贤叹息,“我在苏家染坊见过了她们新染出来的绸缎,很好,很漂亮,我替她们跑腿运来也是为了这件事,我也想与你合作。 ”  吕贻贤紧张的握了握拳,“你知道这条街上大半铺子都是我的。 如果我将剩下的铺子全部买下来,将各种各样的铺子有机的整合在一起,在在不同的地方分设民居,形成一个商业活动街,你看如何?”  朝露来了兴趣,“你为什么找我商量?”  “因为!”吕地主贤激动的站起身来,随即又在李炎的虎视眈眈下坐回了原位,“你想法很多,都是一些新点子,就那批红绸,我相信很快就能在天祥镇打出响头,说不准还可以往外销售。

”  对于被人夸赞朝露还是很开心的,就是吕地主的这个想法太过天马行空,真的做出来比说出来要难千倍百倍,她语重心长的说道:“吕老爷还记得我当初要盘下这布庄时点明地点的时候特意说了金蝉布庄的对面吗?知道为什么吗?”  吕贻贤点点头,“知道。 因为这条街位置虽然不错,可这地租却比北面的东庆街和南面的西庆街低多了,满打满算起来,居然只有一个金蝉布庄要出名些……”  “这条街上并没有很出名的坐标,就连一些铺子……”朝露走了几步,打开小窗,这间内室刚好这下面大堂的顶部,朝向一样。

从窗子往外看去也能很好的看到金蝉布庄,这一看她就看到赵姐正虎视眈眈盯着下头运货的伙计瞧。

  她的眉毛都拧在一起,留着一个对自己怀揣恶意的人,就是留着一个危险,或许她该想个法子了,虽然她从来奉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个赵姐若非当初吴掌柜护着,她早就就把她送进大牢了,看来她并没有长这个记性。   朝露收回视线,继续道:“就连一些铺子都是今天换明天换的根本就不长久。

如果这条街上有像天祥酒楼那样的标志性建筑,说不定还可以一试。

”  “可是没有。

”朝露目光从容的盯着吕地主看,随即乐呵呵笑开,“当然了,这只是目前看起来是这样,以后未必不可能,你的设想很好,只是这不是短时间可以实现的。 ”  既然他相信她,那她就应该实话实说,哪怕这些话让他的设想变成梦幻泡影。   “那我们就一点一点的来,总有机会的,没到最后……”吕地主瘫倒在圈椅上,“为了她,我都不可能轻易放弃。

”  李炎似有所感,瞟了他一眼,“说的不错,那就努力吧。

”  吕地主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下子亢奋起来,“你也觉得并非全无可能是吧!”  朝露诧异,这两人怎么聊一块去了。   不过看吕地主那欢欣雀跃的样子,或许他今日来不一定是非要求一个合作,或许他只是想来求一个认可。   朝露摸了摸自己的脸,她是不是太现实了呢?  她承认她确实是被吕地主说的心动了,如果能形成一个环环相扣的商业街结构链,不用担心被外界分化,增强整体竞争力,那绝非是那些个体商铺可以抗衡的,可心动之余她又是分外理性的,毕竟她不是真的只是一个十多岁的孩子,她的灵魂已经二十二岁了,如果不是……她甚至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了。   她必须一步一步来,稳步扎实,哪怕过程艰难长久,但也不能急功近利,建一座空中楼阁。      。